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老少女(续)  

2017-03-31 16:53:01|  分类: 教育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少女(续) - 方糖 - 蜜糖之城
这是就着黄昏最后的一点点微光拍下来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的玉兰花。
已经开得过盛了,花瓣的边缘开始颓败。
玉兰的那种幽微的淡香令人沉醉。渐渐加重的夜色让人的各种感官注意都聚集于这似有若无的幽香。
只有当满树的花朵都恰逢盛放时,朵朵玉兰都奉献出自己那一缕幽香,才会稍稍有一点浓郁的感觉。
这是我和大叔昨晚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我很贪婪地嗅着玉兰。
他却说:有味儿吗?我怎么没闻到呢?
我说:是啊,你感冒了,当然闻不到。

这篇是续着前两天那篇《老少女》写的。无疑,还是谈谈楠的事。
你小的时候,一定和别的小朋友争抢过玩具。
我不知道有多少成年人还记得这些经历。
那个没有争到玩具的小女孩,或者那个没有被加入游戏的小女孩,她不高兴了。
她很可能会撇着嘴说:“什么破玩意儿!我根本不喜欢!我才不稀罕呢!”
或者她会说:“哼!谁要跟你们玩!我妈妈说了,你们都是坏孩子,才不要我跟你们玩!”
孩提时,总有这样的负气走开的小姑娘。
而40岁的楠,对拉黑了她的明的评价是——
“他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明,他就是个陌生人!我喜欢的那个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
我还发现楠有另一个口头禅——“我妈说”
其实楠和她妈妈的关系似乎异常近,或者说她其实极其依赖她妈:
她要剪头发,妈妈给她剪头发(她极少去外面剪)
她要染头发,妈妈给她染头发
她要喝西红柿鸡蛋汤,妈妈给她买西红柿
她要出国,哪怕采取的是一种完全不靠谱的途径,妈妈就给她掏钱。
她要上班,妈妈就去托关系给她找工作。

我猜测,这位妈妈一直在无意识地纵容着女儿的不独立、不长大、不去经营一个“寻常节奏的人生”。
或者是这位妈妈心目中,对孩子的长大,长大应该什么样,就没有预期。
楠在被明拉黑之后,表示要“克隆”一个林志颖。
我问她要用什么来克隆呢?
她说:“这很简单,采集到他的一滴血就足够了。”
我说:“那你赶紧想办法去采林志颖的血吧。最好他有痔疮,你还有机会去捡他的擦屁股纸。”

今天我看到另一篇关于吴绮莉小龙女母女俩的文章。角度与上次那篇有有些许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这对母女的事,总会令我联想起楠。
觉醒是非常重要的。有觉醒,才有改变的意愿。有意愿,才可能有行动。
没有觉醒,很难会跳出命运的轮回。

《挣脱黑茧,走出爱的独立行情》
作者:韩松落  
来源:韩松落见好

2015年,吴绮莉在自己主持的电台节目《越界倾情》里,和搭档徐骏楠谈起自己的生活,并且表示:“决定生下女儿是有点任性。” 就在她认为自己“任性”前一周,吴绮莉女儿的学校,发现女孩情绪不稳,经过询问后,得知吴绮莉曾经拍打女儿,立刻认为吴绮莉有虐女嫌疑,于是报警。但女儿随后表示,她之所以以被打理由报警,是担心母亲酗酒:“我需要找人帮助我妈妈,因为我帮不了她”。而在承认自己“任性”的十六年前,怀孕的吴绮莉上tvb接受郑裕玲采访,承认孩子的父亲是成龙,大方地说:“我一个人负责就行!……况且这次是意外,我没后悔!但曾经反复想过好多次要不要,好似人生交叉点,但最后都决定要,我会坚持在香港生。” 她给女儿冠上自己的姓,给孩子起名叫吴卓林,舆论要求吴绮莉给女儿验DNA。她说,她若验,就对不起女儿,因为女儿只是女儿,不是武器。2010年12月,在上海举办画展的吴绮莉,接受《明报周刊》采访,她又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不做令自己后悔的事。”一个刚硬、坚决的女性形象,呼之欲出。

当然,这种坚决是有代价的,2002年2月成龙母亲去世时,吴卓林没有出现在讣告里,2008年2月26日成龙的父亲去世时,讣告上也只写着“孙:祖名”。但她在被问到如何教育女儿看待父亲时,这样回答:“我会不会叫她对爸爸怀有怨意?一定不会。” 这些年里,她和女儿是如何相处的呢?她和女儿相依为命,送女儿上贵族学校,无微不至地照顾女儿,“她在9岁前,每天早上上厕所是我抱着去的,9岁前我能抱得动。她15岁前,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校服已经(帮她)穿好在身上了,她没醒我就已经开始帮她换衣服。”与此同时,她也带女儿在公开场合亮相,带女儿上《明报周刊》的封面,在每个事业的转折点,谈起女儿和她那个不会表态的父亲。总之,女儿一直在她的视野里,在她的双翼之下,或者说在她生命的巨大阴影里。在女儿这件事上,她既有开阔刚硬一面,也有自己的计较。这种态度互相映衬,非常奇特。

奇女子的奇,往往是有来历的,金庸笔下的杨不悔,若不是有纪晓芙这样的母亲,若不是生长在一个特殊的环境,又怎会那样坚强果断?甚至坚强到有点不可理喻,果断到有点残忍?所以,只要我们稍稍往前追溯一下,难免会发现,吴绮莉和女儿的关系,或许正是吴绮莉和她母亲郑黎明关系的复刻版。

郑黎明是个女强人,曾在地产界任职,并积累下一定财富,但她的情感经历也和吴绮莉类似,她是以单亲妈妈的身份抚养吴绮莉长大。吴绮莉在十岁时见过父亲一面,此后就和父亲音讯断绝,2011年她在网上发布消息寻找父亲:“我爸叫吴一鹏,在美国”,“其实只想问个好,您还好吗?” 两代女人,重复着一个相似的故事,那么疑问来了,这个故事,有没可能在第三代女人身上再度重复?     
 
琼瑶写过一个题为《黑茧》的短篇小说,主人公是一位少妇,她的母亲,曾经陷入情感悲剧不能自拔,最终患上精神病,而女主人公最后发现,她母亲的悲剧,也将在她身上重现。琼瑶认为,家庭悲剧,或许代代沿袭,无力挣脱,就像一个“咬不破的黑茧。” 什么是命运?父母即命运,家庭即命运。命运不是附体的外星生物,更非上身的妖魔鬼怪,而是,8岁的时候,你在做作业,爸妈却凑了一桌麻将,洗牌声清脆地传到心里,引起莫名的激荡,从此每逢该用功的时候,父母那种微妙的快意的影子,促使你拿起了一本武侠小说或者启动了电脑游戏;是从小目睹父亲向母亲扬起拳头,虽然含泪上去喊叫“不要打我妈妈”,长大后却照样向伴侣扬起拳头。家庭、环境、职业的联合作用导致的命运预期,甚至连这预期,都反过来成了宿命的一部分。
 
有没有可能挣脱?一定有。清醒自觉的孩子,一旦意识到父母的生活不妥,虽然没有更好的样板可以效仿,但他们往往选择,让父母的生活成为反面样板——凡是他们会做的,自己就不做,凡是他们会选择的,自己一定要做出不同的选择。

前提是,你一定要让自己成为那个清醒、自觉、勇敢的人,不论少年时代,还是成年之后。
 
这种命运,还有个补丁程序——经济的独立。追求经济独立的过程,会让一个人心无旁骛,也会让一个人开阔心胸和视野,会让一个人在大千世界里找到更多的行为模板,从而冲淡父母的影响,经济的独立,也让一个人有更多选择,选择更丰富的人生,即便有情感挫折,也不会让人生因此转向溃败。
 
悲剧代代重复的现象,往往发生在封闭的世界里,而在这个资讯发达的世界里,我们可以看到更多可能,这些可能性让我们勇敢,让我们懂得如何走出爱的独立行情,正如吴绮莉的女儿,会为了拯救母亲而报警,未来的某一天,她或许是家族故事的终结者。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