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大金国的公务餐  

2016-08-25 13:15:26|  分类: 老饕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金国的公务餐 - 方糖 - 感观世界 
摘自:老猫在村里《在大金国吃到的差旅公务餐》

        北宋宣和七年,北方金国皇帝吴乞买登基,宋朝派官员许亢宗出使金国祝贺。许回来写了本出使日记,名叫《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记载了进入金国后的衣食住行。当时两国刚合手灭辽,还没撕破脸,算是友好访问,吃喝的招待自然是很周全的。不过来自中原的许亢宗可不太适应,好多东西对他而言,不仅味道奇怪,而且还有点惊心动魄。
        一过宋金边界,前行四十里地就是清州(今天的河北沧州青县),双方第一次聚餐也就在此开始。吃得什么呢?没什么好的,小米蒸饭,锅里插把勺子,端上来了,神奇的是同时端上来的还有一盆粥。米饭就粥的吃法,快赶上郭德纲说的“大饼卷米饭就馒头”了。菜呢?自然是肉,不过蘸料比较重口,是芥子研末,加上醋,再拌在肉里,味道恐怕是相当冲。菜汤也很让人崩溃,血块儿加内脏煮在一起,再扔进去一把韭菜。许亢宗认为是“秽污不可向口”,可金朝人“嗜之”。这顿搭配得不太着调的工作餐,给许亢宗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过也难怪,边境地区多有战乱,能吃成这样也就不错了。
        过了十来天,许亢宗一行来到了一个叫红花务的地方。从“去海一里许”的记叙来看,这儿临近渤海,许亢宗说是金人煎盐之所。在这里,这位宋朝官爷终于吃到了可口的东西——鱼汤。那天晚上,“金人馈鱼数十枚,烹做羹,味极珍”。
        迎接许亢宗的真正的大餐,出现在咸州(现在辽宁开原一带)。那里该算是金国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了,所以许亢宗受到了正规的使节待遇。州守亲自出迎,还带了支乐队,礼仪和中原基本一致。大家见面就座,腰鼓、芦管、笛子、琵琶、方响(一种敲击乐器)、筝、箜篌等等一应俱全。许亢宗说,这规模和宋朝差不多,就是水平太差,腰鼓下手太重,六七十名舞者跳得也不齐,简直没法看。不过意思已经到了。酒过五巡,许亢宗在参差不齐的音乐声中被送到驿馆,当地居民扶老携幼拥塞街道争相观看,也不知道是看演出,还是看许亢宗。
        第二天一早,就有金朝的特使往来,第一位是专门问安的,第二位带来许多水果,第三位告诉许亢宗该吃饭了,非常隆重的宴席已经备好。宴席设在州府,吃的什么呢?不废话,坐下先喝酒,酒过九行,上果盘,盘子里没放果子,放的是一把松子。磕会儿松子儿,正式的饭菜才上来。许亢宗记载,和南方不同,金朝人上菜,是连菜带主食一股脑儿端上来,猛然一下,桌子全都铺满了。主食是馒头(包子)、炊饼(馒头)、白熟(不知何物,可能是面食大饼之类)、胡饼(烧饼),不过都要用油炸过,上面还要涂蜜——涂蜜这道工序,是接待贵客才有的,名为“茶食”,表示迎客的厚意。菜呢?以肉类为主。有点出乎大家想象的是,没有羊肉,以猪肉、鹿肉、雁肉为主。其中有一道硬菜,叫“肉盘子”,满满一盘全是肥肉(有点像现在的蒜泥白肉),都是切片的,中间再插上三五根青葱,就上来了。这道菜非大宴不设,不过似乎没人吃得下,都打包了——“人各携以归舍”。
        每逢招待贵客,金朝都要派一名高官作陪,没想到还和许亢宗闹了别扭。那位高官喝多了,开始吹牛,说金国如何强大,可以横扫天下。宋使们当然不服,争论起来,最后不欢而散。
        终于,经过四十多天的跋涉,许亢宗一行到达了金国的政治中心,皇帝所在地。在哪儿呢?不是传说中的黄龙府,许亢宗从黄龙府走到皇帝呆的蒲挞寨,足足五百里地,用了六七天。
        女真的宫殿,可不如宋朝的气派,但很有特色。迎面是两座大山棚,中间是个牌楼,写着“翠微宫”。后面就该是个山头了,以五彩织物结出动物神仙等各种造型放在上面,还有松柏枝做装饰,石头后面还安排了人,专门学鸟鸣兽吟,有点像现在的庙会。宫殿在山上,七间大殿已成,其他还没建好,几千人在干活,可皇帝已经坐进去了。
        主要说吃。许亢宗在这儿呆了几天,吃了三次大宴,每次都有不同的名堂。
        头一顿叫“御厨宴”,餐器非常讲究——朱漆银装镀金几案,果碟是玉的,酒器是金的,食器是玳瑁的,筷子勺子之类是象牙的。上菜的时候,几名壮汉抬上来十几个大锅大鼎来,倒是颇有前秦古风。之后呢,七手八脚把东西切了,分盘以进。这也是分餐制的一种形式吧?许亢宗说,吃的东西没什么新鲜的,和咸州的差不多,但精致程度与味道,都更胜一筹。真正的节目在饭后——酒席一撤,拉上来一支二百人的乐队,管乐齐鸣,开始演出,还有几十人的合唱,歌声高亢,把配乐都压下去了——一打听,这是金国俘获的契丹教坊四部,整个一个国家乐团。
        第二顿,叫做“花宴”,主题仍然不在吃上,依旧是看演出为主。这次安排的节目非常像春晚。酒过三巡,音乐声起,演出就开始了,舞大旗开场,接着是舞狮、舞豹、走绳索、上竿,甚至包括斗鸡,还有杂剧演出。许亢宗的评价是“服饰鲜明,颇类中朝”。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伴舞的姑娘们,化了浓妆,穿了彩衣,立在演员后面,左右手各持一面镜子。这些镜子整齐地忽上忽下,光芒四射,给观众一种极其梦幻的感觉。许亢宗说,感觉是台上站了一排电母。这种舞台设计,不知道能否给现在的跨年晚会一点启发,如果《法海你不懂爱》后面配上几排镜子,那就雷电全齐了。
        最后一顿饭,是许亢宗领到金国皇帝的回书后,准备告辞回国时的欢送宴会,叫做“换衣灯宴”。宴会在馆驿里举行,特色是要张挂花灯,有芙蓉灯、鹅灯、雁灯,还有十多台巨型蜡烛。酒过三巡,宋金两国官员开始相互交换礼物。礼物就是自己穿的衣服,衣服换完了,还会拿出本国的钱币来互换,留作纪念。话是不能多说的,就是劝吃劝喝,酒不记巡,喝高了为止。
        这样的告别宴会,在许亢宗出境的时候又重复了一次。在清州,陪同他们的金国官员依旧要设宴惜别,换衣换钱。等到了边境分手的时候,许亢宗还和一直陪伴自己的金国副使换了马鞭子,以便他日相认,之后才几步一回头地离去。金国的官兵们“情皆凄恻”,还有哭的,而宋朝的官员们别说哭了,个个都面有喜色,因为终于可以回家了。
        许亢宗出使金国,是在金兵大举入侵宋朝的前夕。不过他的日记里,说吃说喝说风景,就是没有说军情。按说好不容易去一趟,搞点情报才是正经,为什么没说呢?许亢宗在日记的最后说出了隐情:他回程的时候,已经看到金国在准备粮草,大量部队南调,金国境内的汉人也多次向他详细诉说金兵即将南下的消息,即便是偶遇的路人,都向他透露对两国开战的严重担心。只是宋朝有道御笔圣旨:敢言边事者,流放三千里,罚款三千贯。所以,这么重要的事情,就不敢向朝廷提了。
大金国的公务餐 - 方糖 - 感观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