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周五的阅读  

2016-12-24 15:57:15|  分类: 生活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
 
正在看一本很好看的书,叫做《无鲜勿落饭》,吃货写的散文随笔,但恰恰是我很喜欢的那种讲吃的风格和笔触,把民俗、历史、传说以及相关的地理生物科学知识都自然地融入进入,让你在品味鲜灵灵的文字盛宴的同时,还不光是傻吃,能增加许多见识。才读了开头几篇,已经颇为爱不释手。虽然目前是只买了电子版在看,感觉还是要买本纸质的来收藏。跟这本书又学了个对吃货的叫法:贪吃鹫。这名字很可爱,透着那么点凶猛,但又挺萌。很传神地描绘出了吃货们食指大动惦记美食的神情。联想到的是下图里这种鹫,长得也是那么呆萌——俗名秘书鸟,学名蛇鹫、鹭鹰。
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
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
顺道介绍一下“秘书鸟”——蛇鹫
(来源:物种日历《管你是蛇虫鼠蚁,先吃我一脚!》)

如果你在拍摄一只擅长把蛇活活踢死的鸟,那最好当心一点自己的电线——在研究秘书鸟时,Steve Portugal深刻地学到了这一点。秘书鸟(Sagittarius serpentarius)是种以蛇类为食的长腿猛禽,有着能踢碎颅骨的骇人腿力。“它们的本性就是,看见会动的、有一点点像蛇的东西就想踢。”Portugal说,“在拍摄最后,我要把一段延长线卷起来。突然间,一只鸟就扑了过来,像发疯一样想把那段电线踢死。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在逗猫。”被踢的东西甚至都不需要看起来像蛇。“你应该看看它对我的文件夹做了什么。”Portugal说,“它没想吃它,没这么简单,而是:我窝里的这东西是啥呀?如果一件东西它们既不想干又不想养,那它们的默认选项就是踢了。” “它们就像是踩着高跷的忍者鹰。”他补充道。

在非洲大陆撒哈拉以南的草原上,可以看到秘书鸟昂首阔步的身影。它们有着浅灰色的身体,黑色的翼尖和毛裤,一张红脸,以及黑色的翎毛,长相十分显眼,完全不会被认错。一个有些可疑的推测是,因为它们的翎毛看起来就像是从前秘书夹在耳后的羽毛笔,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另一个似乎更合理的说法是,“秘书(secretary)”是阿拉伯语里“saqr-et-tair”——猎鸟——一词的变体。
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
秘书鸟头上的翎毛与羽毛笔有几分相似。

这种鸟的捕猎方法很简单:找到猎物,赶出来,然后把它踢出屎。踢的工具就是不可思议的大长腿,看起来就像是鹤腿粘在了老鹰身上。它的准头万无一失,往往直击啮齿动物、蜥蜴、小鸟和蛇的头部。

Portugal在伦敦皇家哈洛威学院研究鸟类生理和运动,几年前,他亲眼看到了秘书鸟猛踢猎物的景象。当时,他正在英国汉普郡的鹰类保护基金会研究秃鹫的视力,想知道这种大鸟能否在觅食时注意到风力发电机(剧透警告:它们不能)。就在研究这些秃鹫时,他偶然被基金会的一只秘书鸟所吸引:一只性情暴躁的雄鸟,名叫玛德琳(它出生时被误认为是雌鸟)。玛德琳已在基金会构生活了将近24年,与一位名叫麦克的训练员关系十分融洽。“猛禽的性格很像大牌明星,喜欢一个人,蔑视所有其他人。”在麦克的鼓励下,玛德琳常常会表演大踢橡皮蛇,并迎得人们的欢呼和掌声。有时它甚至会和小朋友赛跑。“它并不在乎小孩,”Portugal说,“它只是讨厌大人。”
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 
在观察玛德琳的过程中,Portugal被它踢腿的速度所震撼。于是他决定测量秘书鸟踢腿所产生的力。他将测力板——一种用来测量动物行走(或踢腿)力量的巨大金属台——放进了玛德琳的围篱中,并在上面盖上假草。他把一条橡皮蛇扔到板上,然后玛德琳做了它会做的事。(首先,它对测力板发起了进攻,研究人员给测力板盖上假草后,它又奔着橡皮蛇而去。)测力板证实,玛德琳的一踢极其有力,有它的五倍体重那么大。相较而言,仓鸮从天而降落到猎物上时能有十四倍自身体重的力,但秘书鸟仅仅是站着用腿加速。布朗大学的迪亚哥?苏代达(Diego Sustaita)表示,秘书鸟攻击的力度很难评价,因为“其他动物中类似行为的数据非常少见”,但他还是说道,这个强度“让我印象深刻,毕竟这些鸟攻击的对象是体型比它们小得多的猎物”。而且,秘书鸟踢腿的速度还特别快,每只脚与目标的接触时间只有15毫秒。在这么快的速度下,它无法通过肢体的感知反馈来调整自己的动作,只能锁定目标放脚去踢。这听起来可能是鸟类的直觉,但实际上和其他鸟类的做法很不一样。饲鸽会在啄东西前闭上眼;啄木鸟会在啄上树干前闭上眼;地球上速度最快的鸟类,游隼,会在它们的利爪刺穿猎物前闭上眼。“它们用眼神估计食物在哪,然后在最后一刻闭上眼睛。”Portugal说。但秘书鸟会一直保持眼睛张开,锁定它的猎物。“我没料到一只鸟会这么依赖自己的视力,这还挺奇怪的。”

现在,他还想知道它们针对不同的目标行为是否相同,比如在捕蛇时是否比捕食啮齿动物更集中注意力。蛇类的毒牙并不能威胁它们长着厚厚鳞片的长腿,但一口咬在鸟身上仍然可能是致命的。同时他还好奇骇鸟有没有类似的踢腿方式。骇鸟是南美洲的一种已灭绝的恐怖猛禽,其中一些有马的两倍大(如下图:长腿恐鹤)。曾经,会有哪些悲惨的动物深陷这些巨大捕食者的铁蹄之下呢?
周五的阅读 - 方糖 - 感观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