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你的说辞  

2015-10-12 15:55:53|  分类: 生活,感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说辞 - 方糖 - 感观世界
        大叔经常爱问我:你爱我吗?你喜欢我吗?你觉得我好吗?你会跟我一辈子吗?
        诸如此类,排列组合的问题。
        我还真想不到男人会张嘴问这种问题。我觉得他倒是很西化,像美国电影里那些模范丈夫。时时用语言和肢体动作表达他的爱意。
        虽然他是学理科的,但他的感性、他的动不动就诗情画意,更像个文科生。
        有一天,他问我:“你怎么从来不问我呢?”
        我很生硬直接地说:“我不需要问。”
        我不需要问,并不代表着我心里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不关心你怎么说,只关注你怎么做。论说得动听,有些人说得相当动听,堪比大话西游里那些著名的表白。但是,实际上是怎么做的呢?表白,也只能代表那一瞬间人的想法。山盟海誓管不了很久很久的事。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动物:爱听你这么说,但不信你这么说。
        摘一段张小娴的小说在这里。本来想去看她《三个A CUP的女人》里热柠蜜治感冒那段,结果翻到《三月里的幸福饼》里的天国蜜桃了。
————————————————
        杨弘念另外有一个工作室在他自己家里,是他创作的地方。
        他有一个怪癖,就是只喜欢喝一种叫天国蜜桃的桃子酒。天国蜜桃由意大利威尼斯一间著名的酒吧调配出来,由于受到欢迎,所以酒吧主人把它放入瓶里,自行出品。天国蜜桃是用新鲜蜜桃汁和香槟混合而成的,颜色很漂亮,是带点魔幻色彩的通透的粉红色。瓶子只有手掌般大小,瓶身透明,线条流丽,喝一口,令人飘飘欲仙,血管里好象流着粉红色的液体。天国蜜桃只在中环一间专卖洋食品的超级市场里买得到,而且经常缺货,杨弘念如果喝不到,就没有设计灵感,所以我的工作之一,就是替他买天国蜜桃。
        这一天,我整夜站在杨弘念身边,看着他完成一张又一张的冬季新装草图。那些设计,美丽得令人心动,原来这半年来,他一直也在构思,只是没有画出来。
  很漂亮。我说。
  你不是说过辞职的吗?他突然回望着我说。
  为了自尊,我只好拿起背包。
  不要走,我很需要你。他说。
  我不是最好的。我回头说。
  你是最好的。他拉着我的手,放在他脸上。
  也许我跟他一样寂寞吧,那一剎,我爱上了他。
  竟然是杨弘念?跟良湄在中环吃饭时,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她吓了一跳。
  是他。我说。
  那徐文治呢?
  他已经有女朋友,我们不可能的了。
  你不是为了他才去当杨弘念的助手吗?怎么到头来却爱上了杨弘念?
  跟良湄分手之后,我独个儿走在路,上想起她说的话。是的,我为了一个男人而去跟着另一个男人工作,阴差阳错,却爱上了后来者。就好象一个每天守候情人来信的女孩子,竟然爱上了天天送信来的邮差。是无奈,还是寂寞?生命,毕竟是在开我们的玩笑。
  玩笑还不止这一个,那天在银行里,我碰到文治,他刚好就在我前面排队,我想逃也逃不了。
  很久不见了。他说。
  是的。
  工作顺利吗?他问我。
  还不错,你呢?
  也是一样。那天跟你一起在出租车上的男人,就是那个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吗?你就是当他的助手?
  都一年前的事了,你到现在还记得?
  他腼腆地垂下头。原来,他一直把这事放在心里。
  先生,你要的美元。柜台服务员把一叠美金交给他。
  你要去旧金山吗?我问。
  是的。
  去探望女朋友吗?我装着很轻松的问他。
  他尴尬地点头。剎那之间,我觉得心酸,我以为我已经不在意,我却仍然在意。
  我不等了,我赶时间。我匆匆走出银行,害怕他看到我失落的神色。
        外面正下着滂沱大雨,我只得站在一旁避雨。
  文治走出来,站在我旁边。我们相识的那一天,不也正是下着这种雨吗?一切又彷佛回到以前。他,必然看到了我那苦涩的神色。
  你很爱她吧?我幽幽地说。
  三年前她决定去旧金山的时候,我答应过,我会等她。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没人知道将来的事,但是我既然答应过她,就无法反悔。
  即使你已经不爱她?
  他望着我,说不出话。
  雨渐渐停了。我身边已经有另一个男人,我凭什么在意?
  雨停了。我说。
  是的。
  那我走了。我跟他道别。
  他轻轻地点头,没有跟我说再见。
  我跳上出租车,知道了文治只是为了一个诺言而苦苦等待一个女人。那又怎样?她比我早一步霸占他,我来迟了,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留在她身边。
  我一直不认为他很爱她,也许每一个女人都会这样骗自己。这一天,他证实了我所想的,照理我应该觉得高兴,可是,我却觉得失落。也许,他不是离不开她,而是他不能爱我更多。比起他的诺言,我还是微不足道。
  在杨弘念的床上,他诧异地问我:你以前没有男朋友的吗?
  也许他觉得感动吧。
  但是他会否理解,对一个人的悬念,不一定是曾经有欲。单单是爱,可以比欲去得更深更远。
  你不是曾说我的境界不够吗?我问他。
  我有这样说过吗?他用手指抚弄我的头发。
  在往巴黎的飞机上,你忘了吗?
  我没有忘记——
  你还没有告诉我怎样才可以把境界提高。
  我的境界也很低——他把头埋在我胸口。
  不,你做出来的衣服,也许是我一辈子都做不到的。
  有一天,你一定会超越我。他呷了一口天国蜜桃说。
  不可能的。
  你一点也不了解自己。我在你这个年纪,决做不出你在毕业礼上的那一系列晚装。那个时候,你能激发出那样的灵感,是在爱着一个人吧?
  谁说的?我否认。
  只有爱和悲伤可以令一个人去到那个境界。最好的作品总是用血和爱写成的。曾经,我最好的作品都是为了一个和我一起呷着天国蜜桃的女人而做的。
  他还是头一次向我提及他以前的女人。
  后来呢?我问他。
  她不再爱我了。
  你不是说,悲伤也是一种动力吗?
  可是我连悲伤都不曾感觉到——
  那你还爱她吗?
  我不知道——
  忽然,他问我:你爱我吗?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他有点委屈。
  我想不到像你这么高傲的人也会问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跟高傲无关,你怎么知道,我的高傲会不会是一件华丽的外衣?
  我失笑。
  你还没有回答我——他说。
  我还没有去到可以答这个问题的境界。我说。
  我用一个自以为很精采的答案回避了他的问题。但是,我爱他吗?也许我不过是他的天国蜜桃,我们彼此依赖。

                                                                          ————张小娴《三月里的幸福饼》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