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懒鱼谗灯》——作者:李碧华  

2015-06-13 10:57:40|  分类: 精品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6月13日 - 方糖 - 感观世界
        黄安的妻子不是人。
  这是黄安的寡母,她的婆婆,在米已成炊之后方才知晓的。 
  她的名儿唤银婴。 

  银婴最初入门,决计不是这副情状。
  当初,她一身细皮白肉,敏感多泪,仿似水造。上身轻软,下身袅娜,摆动时多姿多彩。还有一双美丽的圆眼珠,璨璨闪光。男人见到这样的素白佳人,莫不垂涎欲滴。
  银婴是一尾鱼。
  自从她跟了黄安,作归家娘,以报不啖之恩后,他确曾迷恋过好一阵子。一尾银鱼,简直是鱼水之欢。
  银婴渐渐入世了。再绝色的美女,一旦无后顾之忧,养尊处优起来,肯定一“发”不可收拾:发胖。
  你看她,整个都滚圆肥满,白肉中几乎滴下油脂。脸儿红彤彤粉团似的,俏丽依旧,但不再轻盈了。 
  记得那日初遇——才四更时分,曙色尚朦胧,官士们已经开始上早朝,马蹄达达响过京城。不久,敲着木雨,念着梵经的和尚,也上街“报晓”。早市热闹起来。店铺都打开了大门,等待做买卖。 
  京城繁华而规模,单是各式各样的店铺,已叫人眼花缭乱。有卖头巾的,腰带的,绒线的,有卖字画的,裱褙的,有卖丹砂熟药的,生药的,眼药的,当然少不了吃食。熬肉,海鲜,蜜饯,馒头……都有。 
  黄安是这儿比较独特的一家。
  他和寡母赖以维生的是一手好鱼艺。他们不卖活泼的生鲜,而是各种加工鱼食制品,远近驰名。
  那鱼酱,以好鱼破缕切丝去骨,和以调料,藏瓮子中,泥密封,勿漏气。日暴后熟了,再加好酒解之,非常美味。他们也把鱼贩捎来的小鱼腌制作(鱼乍),或风干。一尾尾风鱼尾朝上头朝下,挂满在铺前,不失为城中景致。——其实黄安最会吃。
  他认为最美味可口的是活鱼切片生吃。只有魂断归西,难以久搁的鱼才作种种加工。用火,用料,用技术,不过因着它最好吃的阶段过去了。黄安懂鱼。他娘亲一向以此为荣。

  “黄安哥你早!”阿顺有捎来两大桶的鱼了。“一焚香,借点神力,幸一网半满。” 
  他检视鱼料。除了惯见的以外,有个木盆子,盛着一尾鲜蹦活跳,一身晶亮闪光的银鱼,无限焦灼地摇头摆尾。但困囿在一个网中。 
  “这是什么名堂的怪鱼?”
  “不是怪鱼,是好比鱼。黄安哥,特地捎来与你。看,白肉,上品呀!”
  对,好吃的鱼是白身,通透。刮鳞去脏后,一刀分飞,再切成薄片,蘸酱油活吃——吃时它妩媚的嘴唇犹在一张一合……黄安谢过阿顺。 
  银鱼更加烦躁。尾巴一拧,企图溅起水花,但使不出力气。黄安端起木盆子到店铺后进的厨房中,笑道:“让你在人间多呆一阵,晚上我……”银鱼用大眼睛瞪他一下。
  当晚,黄安把它提起,仔细欣赏,它拼进力气扭动,挣扎下地,现出原形来。 
  她不想他吃了她,惟有施展浑身解数,要吃定他了。
  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他慌乱地放下屠刀,反引颈以待。 
  然后,黄安娶了她…… 

  “起来!”他推推这太阳晒得满房,却连身子也懒得转动的妻:“店铺客人多,快出去帮忙。” 
  日子久了,黄安对她的懒惰忍无可忍。
  银婴的眼珠子圆瞪着,即使她睡着了,也从不阖上——如此一来,没有人发觉她仍沉醉在梦乡里。 
  婆婆也不满:“门不开,店不守,油瓶推倒了也不扶!” 
  老人家的话日益难听“这么好吃懒做的妻,白养活她一年。你看你看,连皱眉也懒得费劲。”,除了吃,银婴对什么也不感兴趣。 
  她不沾店铺中同胞的尸体。最爱吃饼。香炸酥甜的糖饼,薄撒椒盐的炊饼,还有烧饼,蒸饼,和肉陷儿包子。又嗜甜,用生蜜调制的乌梅汤,桂花糖。甜得整个人都腻掉了。镇日施朱敷白,打扮俊眉俏眼的,丰满得惹黄安的嫌。
  当初爱她,是图她活泼娇俏。
  但,那么懒!家当早晚被她吃光。人家的媳妇料理店务,晚上还挑灯纺织呢。
  娘亲怂恿儿子:“横竖来历不明,说是鱼,不如休了她,放逐到水边便了。也算对得起她,要不终有一日她把你也给吃掉!”想想也是,鱼的肚子填不饱。 
  银婴不知道背地有阴谋。
  她天真无邪,胸无大城府。 
  说真的倒没有不是之处。河海天然,都是天生天养。几时听过鱼要做工为稻梁谋?还不是张口就吃? 
  化作人身,一时之间改不了习性。对比而言,人类非常不幸,得花尽心思力气,换来两餐一宿。稍具名利之心,更加处身战场刀剑阵,尔虞我诈,你死我活。 
  银婴一生至大成就,是把自己供养得白白胖胖。生命苦短,欢娱有限,理应多作享乐,放开怀抱,方不枉来世上一趟。 
  她翘着胖屁股一扭一扭的,又掏蜜李子吃了,吃完到市集看百戏。 
  有算卦先生路过,他们都是会写字读书的人,唱道:“精通周易,善辨六壬。观天文明地理。决吉凶段祸福。” 
  一见银婴,啧啧称奇:“时也,命也,运也。这位娘子,是福相,寿命忒长……” 
  黄安一听,她长命,我折福!深恐此乃无底深潭。
  还是娘亲说得对。一日,引领她至水边,情至义尽道:“银婴,你来自江湖,便回江湖去吧。我等比较营役自苦,高攀不起。添你一口,以为多双手做工,可惜见不到实际用处。” 
  银婴淌下滚圆的泪珠:“我不是陪你睡了?——” 
  休妻的男人还是休妻。
  他顺势一推,她跌身水中。噗通——一夜夫妻百夜恩。但黄安只觉功德圆满。互不拖欠。 
  他回家去了。

  过了几天,阿顺又送鱼料来。他掂起其一。 
  “看,有尾胖鱼!体态迟钝,泳术荒疏,痴呆不懂逃生。信手一捞,即可擒获。原来已遭浪击,昏死过去。”
  黄安认得这懒得逃生的银婴。 
  它比当时所见更肥美更笨重,一身是脂肪。咦?也不是全无用处呀。 
  他把其脂膏刮下,炼为油,正好用来燃灯。
  ——不过,这是一盏怪异的灯。
  黄安的友人咸表诧异,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是这样的:每当家中请客,造饮食,或亲友喜庆,送上婚嫁礼饼甜食时,这灯馋了,照得分外光明灿烂,芳心跃动。
  每当三更作酱作脍,清洗衣物,或婆婆踩动机杵织布时,它不乐意,便懒洋洋,一灯如豆,昏黯不明。 

  好逸恶劳,死性不改。只愿永生永世懒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