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洞里真有蝙蝠吗?  

2015-03-19 23:17:17|  分类: 碎碎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洞里真有蝙蝠吗? - 方糖 - 感观世界

        蕙跟我说,下次最好不要介绍有孩子的男人给她了——有孩子的男人太麻烦。详见下图微信截屏。
        为了周六约会看电影的事,之夭跟她已经闹到“吹灯拔蜡”了。其实原本他们约好了看《灰姑娘》,但是之夭周六要接送孩子上辅导班,之夭意思是可能只够看电影,不够一起吃晚饭的。蕙就不高兴了,她说,干嘛弄得这么赶?你不能让你前妻管孩子吗?我就周六一天休息,你还不能松快地陪我?你还非得管孩子吗?之夭顿时就不想再接触她了。不要说在之夭眼里,他们还没有谈朋友。就算是正式恋爱了,在女人还没走到男人心里去的时候,你就开始试图跟他的孩子争宠?这是多么不明智啊。跟有孩子的男人恋爱确实是麻烦,她说的这一点也有点道理,因为你无法堂而皇之地占据绝对第一位。
        然而,你以当下的条件,还能找到没孩子且心智正常、条件合适的男子吗?这才是问题所在。

洞里真有蝙蝠吗? - 方糖 - 感观世界
 
         她和之夭的吹灯拔蜡发生在本周二的晚上。这两个人先后、分别给我打来数次电话,全数被我掐断。我当时在看书,完全不想听。我在微信上告知双方——你们是成年人了,你们自己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别找我!当天因为J女士的兴风作浪,导致我很不愉快,我就没有记叙这个蕙与之夭吹灯拔蜡的始末。现在算是补上。
        J女士原本是我生活中的朋友,因为一些事需要接洽,经我介绍认识了我的朋友K,J与K互加了微信也联系过。后K因陷入交通肇事纠纷面临官司,又是被告方,急切地需要找律师咨询。我给K介绍了我同学(老公是律师),后为了她多一个资讯来源,又请J也找找有没有认识的律师。当时真怪我太热心肠,我只是想到K、J认识,才会找J帮忙,如果她们并无交集,我不会找J。对朋友的帮助,J并无可指摘,这个我至今也感谢。J介绍了一个律师,她直接在微信上把联系方式给了K。我想我就不用再管,K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找空去咨询。结果过后几天,J一直催问我——K何时向她提供的律师进行咨询?而且语气越来越咄咄。我当时想:你这啥意思?你又不是不认识K,你不能在微信问她?我当时特意微信给J,我说,现在K一定心绪烦乱,我们就不要催她了,好不?J很不满意,她嫌我不够跟进。
        我低估了这件事J对我的怨恨,以为没什么,很快抛诸脑后。
        两个月后的现在,也就是前天事发,是我和J在QQ上闲聊,聊着聊着,就触发了她对这件事的恼火。机关枪一下就开始对我扫射,之前淤积的愤懑,集中开火。说真的,我至今都不理解,请你给介绍个律师咨询,一通电话给一点指点,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经J的说法,似乎是她辗转托了关系,找到一个律师,中间人也一直在问她进展。K不咨询,她就无法对中间人解释,她就尴尬了,她就下不来台了。哦?那我就更不理解了,一个咨询,你和这帮中间人还挺兴师动众,你们是不是闲的蛋疼一天到晚没别的事干?全都盯着?帮忙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事也太荒唐了吧,不是吗?一个电话咨询,想请做律师或者搞法律的人从专业角度给分析分析,如此而已,你怎么会这样紧张呢?你那帮中间人又是什么意思?
        J的不依不饶、声色俱厉弄得我不胜其烦。我认为这全是因为她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而自找的烦恼,扭过头来又赖到我头上,嫌我给她找事,嫌我惹得她下不来台。我当时一直在QQ上道歉,我一直在解释我是想要帮助K,但咨询还是要K自己去操作。现在回想,我有点太急着道歉了,我应该问清楚J:你到底为什么不高兴?你前前后后是怎么跟中间人叙述这事的?你们的预期是什么?
        ——没人有义务哄着你!
        对,后来的博客《I don't mind》里所指,确实是针对这件事里她的表现。我也是刻意地选择了这个标题。但是我觉得,我更关注的是一件事对我自己的启示,所以那篇博文,你可以看到,我说的也很含蓄。但是J立刻就从里面读出了火药味。我头天晚上11点多发布博文,她在第二天一早看到后,立刻在8点跑到朋友圈更新了一篇破口大骂,也没指名道姓。我想,她是怕我没领悟那是针对我,不过瘾,上午9点多,她又冲进我那篇博文里评论了一大段,还是破口大骂,各种诅咒,扬言各种拉黑断交(评论被我删除)。奔四的人这么行为做派,怎么跟小孩似的?我估计她还觉得自己特别崇高,特别正义。她不说是找律师那事,她不说是情商问题触怒她,她却揪着什么我“写别人隐私”不放,无非是博文里这些人物,好像她突然间多么多么的深恶痛疾——姐们儿,您都跟读了好几年了,突然此时大彻大悟,要跟我划清界限啊?你早干屁呢?
        真实用意,类似于恶人先告状。她这种嗷嗷嚎叫式的控诉,痛斥我“出卖别人隐私”,比较容易获得不明真相的人的赞许与支持。
        爱咋咋地,跟小孩儿似的。地球没你还不转了咋的?真逗。你以为你是谁?
        回到说蕙的事。周二她和之夭吹灯拔蜡,今天(周四)她就失业了——她又请我帮她介绍工作。她的新工作只干了2天,今天她已经被劝退。真实的情况不得而知,但她前天还在宣称的“华丽转身,华丽丽地投入美容行业”,今天就已经变成了“这个美容行啊,不太适合我”。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