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蜜糖之城

用温情而理性的文字记录生活

 
 
 

日志

 
 

哒哒哒,2.1的碎片  

2015-02-01 12:07:57|  分类: 碎碎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哒哒哒,1.30的碎片 - 方糖 - 感观世界
        先说哈,这张图片随便取用,大家朋友圈里一定也都有那种想让你从心里喊出这句话的人。
        喜欢发自拍的一般都是女人,都是自己觉得自己“沉鱼落雁”的女人。但是,在你奋力进行过美图粉饰之后,为什么大家仍然看不出你哪里沉鱼落雁呢?我们都愿意把自己满意的照片呈现给别人,这是很自然的心态,但是时时秀、天天秀、频频秀,各种搔首弄姿挤眉弄眼,这就是变态。其实,无论这种人怎么P图,再先进的软件,都改变不了她是一个正在加速老去、蔫吧的歪瓜裂枣这个残酷的现实。
        有一天,我一个比较关系好的福建籍女同事问我:“你们北京女的是不是说话都特损啊?我觉得你们太损了。” 我说:其实这就是一种地方文化特色。我们从上幼儿园起,扎堆儿在一起就是以损人、逗贫、插科打诨为乐。这种损,很多时候就是很毒舌。你知道为啥相声这种传统艺术起源于京津一带?跟这种地域文化是分不开的。时至今日我的所有京籍闺蜜都保持了具备“段子高手”的语言特征,她们说话比大多数男士更有意思。
        我希望和前夫H先生老死不相往来。一点联系也不必有。
        这个态度,跟我现在有了新的婚姻感情,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即便我现在仍然单身,我也是持这个态度。因为,H先生实在是一朵“毒奇葩”。还是与其保持远距离比较好。他那种“人生如戏”的做派,即便这整部博客都写他、每天更新都写他,仍然写不完。H先生就像一颗外表光鲜的巨大卷心菜,你越是剥开,越发现深处新的“烂情”,以至于你会剥得毛骨悚然手脚发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你不知道剥开下一层,又涌现出什么令人错愕不已的情况,冒出一股什么新的臭味。
        H为了躲债,正在跑路——我这样猜测。因为近期有人把电话打到我父母家座机上,说找他。
        我妈昨天中午告诉我这件事的。说有一个女人来过两次电话,语气也还算客气,说要找H。在得到我妈答复“这里没这个人”之后,她央求说“能不能帮我联系他?我现在找不到他,他欠我钱”。你看,在我们已经离婚一年半以后,朝他追债的电话仍能打到我家来。离婚的时候,同学曾劝我打官司,但打官司无疑会让过程变得漫长,我觉得没必要纠缠更久,耗时耗力。不知道后来H是否按时交纳他那房子的月供,一个没有固定月收入的人,去支付5500/月的月供,毫无疑问非常吃力。他那小区的物业办公室在一年半里持续给我发短信息,提示“请迅速交纳物业费”。元旦之前,这个物业更是忍无可忍地给我拨来电话,敦促赶紧缴纳物业费。我更是忍无可忍地就地暴跳,咆哮:姐跟那房子没关系!从此,物业再也不联系我了,短信也没了。
        至于现在是谁在追H要债?他又睡了哪个女人、对哪个女人坑蒙拐骗?就完全不得而知。但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这属于是H“卷心菜”里面某一层的故事。实际上,我从来就没有真的了解过H这个人的生活。他的生活,至今都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以前不了解,以后更不想了解。如果一个人的生活仅仅是个谜团,不给别人造成麻烦与困扰,那他可以尽情去谜团、尽情去奇葩,没关系。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在他不犯疯不抓狂时,在他吃饱了洗干净脸时,H有一副堂堂的外表。他以这样的外表,以“京籍、有房、无孩”的现状,锁定和轻易接近了一些在这个城市里彷徨挣扎着的“非京籍、有孩、离异中年妇女”。而且他所选择的,一定是“手头有俩闲钱”的女人。他发现,这个女性人群生理、心理上都空虚无聊,对幸福极度渴望。这种空虚和渴望让她们比别人更容易做梦,更容易降低警惕和防范意识,她们比别的女人更容易为了突如其来的感情和浪漫投钱。从H卷心菜可知,由周润发和斯琴高娃主演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这样的故事,在生活里真的很多见。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